咩咩捏捏哈

洋岳洋岳洋岳💗💗💗灵岳

【灵岳】不畏

太甜了 我真的爱❤️❤️❤️

雪盲:

母亲节快乐。


 


*OOC。


*李英超x岳明辉。


*同名同姓的异世界而已。


 


 


—————


 


岳明辉直到八点才看到李英超给他发的微信。


「今天也是加班吗?」


「都七点啦!」


「看来是不回来吃了哼」


 


他赶紧给小崽子打电话,铃声响了半天那边才慢吞吞地一声喂。


“最近项目忙又加班了,我等下就回来了,吃饭没?”


“吃过啦,你呢?”李英超有点小生气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地回了话。


“嘿真乖,我还没呢,太忙了给忘了。”


李英超听着听筒那边空旷的声音,岳明辉应该已经到地下室了吧,“行那我给你把饭热上,”他蹦跶进厨房之前翻了翻茶几的抽屉,“对了,你回来的时候买几袋糖嘛,没多少了。”


岳明辉轻笑起来:“哎呀你少吃点糖……”


李英超赶紧打断他的念叨:“我不,你买吧你买吧。”


“行吧行吧,上次那个草莓味儿的?”


“橘子味儿的也要。”


“行行行,我开车了不和你说了。”


“路上小心。”


 


---


 


岳明辉吃着饭,李英超就含着棒棒糖趴在桌子上盯着他,他不用看都能感受到旁边人直勾勾的眼神,他只能歪过头看他,明知故问般说道:“我脸上有糖呀?”


李英超笑起眼睛弯弯的,他用力地舔了一口棒棒糖又故意在岳明辉的脸上亲了一个甜腻腻的印子,“有呀。”


“瞎闹。”尽管嘴上凶着,岳明辉却揽过对方的后脑勺,舌尖在对方的上颚滑过,“嗯,可以,这个橘子味儿的比之前那个草莓的好吃。”


“那你也喜欢的话下次还买这个,你也吃。”李英超笑嘻嘻地又亲了一口他的嘴角便收了他的碗筷催着他去洗澡。


 


---


 


李英超虽然年纪挺小还在上大学,但是已经是畅销书作家了。按理他比岳明辉小了快十岁,两人应该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能认识也是个意外。有一次李英超的责编生病了,李英超那会儿还在上高中,小孩趁着放学了去看看他的编辑,结果碰上了下班去给编辑朋友送饭的岳明辉。


 


“你带的那小孩儿呀?”


“可以啊,还来看看你。”


“我好些朋友都夸过你的书呢,很棒。”


“小孩儿吃苹果不?我给你洗一个。”


 


“我来削吧。”


“你吃一个吗?”


 


---


 


听到浴室水声停下之后,本来就心不在焉的李英超更是坐不住了,初夏的夜晚还是挺凉,但穿着短裤T恤的他一站起来还是感觉凳子有些烫手。


 


只见那人浑身湿漉漉的,岳明辉总是洗完澡赤着脚,也不擦头发。仅仅裹着一块浴巾理所当然地拿着吹风机看向李英超,他越靠近他,李英超就感觉岳明辉身上的热气就像一只赤红的蛇爬到了自己的身上,那样缠绵悱恻,一口咬进他的血管里,那毒素引得他也开始浑身发热。


 


“超儿,给我吹头发啦。”


 


---


 


起初是李英超先撩拨的岳明辉,少年还未成年却已成熟,像所有勇敢的故事里那样,在自己十八岁的时候,带着自己卖版权的钱买的耳钉和花,在停车场堵到了岳明辉。


岳明辉还记得那时正是冬天最冷的时候,地下车库没有暖气,为了帅他只穿了件很薄的呢子大衣,手包只能夹在腋下,两只手用力地往兜里钻还是冷得直哆嗦。他绕到车门一侧,就看李英超穿着厚重的羽绒服,里面还是稚气的校服,他抱着白玫瑰的花束靠着车门发呆,甚至没注意到岳明辉。


 


“嘿。”


李英超听到岳明辉的声音,噌一下转身,明明停车场灯光很暗,但岳明辉还是看清了他的鼻尖都被冻得红红的,还看到了抱着花束捏得紧紧的拳头。


“先上车吧,这儿太冷了。”


“……嗯。”


 


岳明辉一眼就看出了李英超想干嘛。小孩儿自从医院那次之后,估计是从他朋友那儿要到了他的微信和电话,时不时有话没话的找他聊天。比如最近两次的物理都没考好,岳明辉也不知道自己脑子哪根筋不对,还帮着他研究了一下试卷。


「哥你好厉害呀」


「没,我也是翻了翻书才想起来这些东西的」


 


李英超心里酸酸软软的,少年心事多,一句话他就能脑补他为自己看的书,他又为自己多花一分的心思。


 


---


 


你在我心里开得好皎洁。


 


---


 


“哥,我……这个给你。”一上车李英超就把花往岳明辉怀里塞。


“嘿哟,你这,”岳明辉刚关上车门那花就凑到了他的鼻尖,他不需要用劲就能浅浅地吸入了一股香甜,“行,那我收下了,谢谢了弟弟。”


“哥,我……”


“饿了吧?咱们先去吃饭行不?这天真的冷,你想吃点热的不?”


 


“好。”


 


岳明辉带李英超去了他朋友开的菜馆,朋友开玩笑说道:“哟,岳岳,您这多久没来我这儿赏脸啦?咋,还带了个小朋友啊?这是,恩?”


李英超看着那人挤眉弄眼的样子,闷闷地驳了一句:“我成年了,不是小朋友。”


那人哈哈哈笑起来,岳明辉软绵绵地给了他一拳:“嘴欠啊?边去,给我们,”他拍拍李英超的肩,“弄点热乎的吃的。”


朋友伸出食指点点他,啧啧了两声转身便去吩咐了。


 


“这是我发小,说话没边,别往心里去。”岳明辉在上楼的时候心里想的是怎么安慰小朋友。


李英超跟在他身后,“没关系。”


“恩,没关系就好。”


 


等两人在隔间坐定,岳明辉给李英超倒了一杯热茶,“先喝口热的暖暖身子,你要不要喝点什么饮料啊?”


“我想喝酒。”


“哈?”岳明辉笑起来,“你哥我可不干那种带坏未成年的事啊。”


“我今天刚好成年了。”


 


李英超这句说完之后,岳明辉说不上来他们之间哪里不太一样了,李英超没有笑,他用力的抿着嘴,毫无怯意地盯着岳明辉的眼睛。真是勇敢啊,岳明辉心里想着,他摘下眼镜,垂下眼揉了揉鼻梁,视线下落,便看到李英超放在桌上交握得指节发白的双手。


“哎哟我们弟弟今天过生日啊,你怎么不早点说呢。”


“你等我下。”没等李英超回应,他就开门出去了。


 


门虚掩着,这里人不多,但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一看就知道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李英超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板鞋和校裤想到。服务员陆陆续续地上了几个菜,李英超也只是喝喝茶,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茶,也品不出什么来,肉体所在的世界仿佛被加速,而他的意识却独自枯坐在这一秒的时间里。


就在他盯着纸巾上的图案发呆的时候,灯突然熄灭,李英超吸了一口气,但是很快又笑了。


岳明辉真的把他当小孩了,托着个蛋糕就进来了:“生日快乐呀弟弟。”


 


摇晃的烛影让李英超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变得忽明忽暗了。


“谢谢。”


 


等他吹完蜡烛,岳明辉打开灯挽上袖子准备切蛋糕,“你要是早点告诉我该多好,喏这个巧克力吃了,你要吃哪个部分?这个快乐吧,吃了以后开开心心的,哈哈哈哈。”像被自己的逗到了一样,岳明辉兀自笑起来。


“好,”李英超的手突然搭上他的手臂,“我可以看看吗?”他的指甲剪得圆润,滑过岳明辉手臂的纹身,刮得岳明辉心里也痒痒的。


他左手递过他蛋糕:“看吧。”


 


---


 


别的小朋友有的,我也会尽力让你都有。


 


---


 


李英超让岳明辉坐在椅子上,自己靠着桌子给他吹着头发。他的动作很轻,岳明辉瘫进椅子里,闭着眼睛像猫一样发出舒服的轻哼,“我真喜欢你给吹头发。”


“为什么啊?”


岳明辉只睁开右眼,他尽可能后仰着去看李英超,“就很舒服呀。”


“那以后我都给你吹头发。”


“就等你这句了。”说完岳明辉拉过他手亲了亲,他抓着李英超的手腕,扣在拇指和食指间握了握,“我们超儿好像比之前胖一些了。”


“是吗是吗!”


“啧,不过还是太瘦了,你看看我,”岳明辉将他的手按在自己的手臂上,“我比你结实多了吧。”


 


“哼,我生气了。”


“诶哟,来亲一个。”


 


---


 


李英超出乎意外的,没有问岳明辉他纹身的意义,只是看了半天之后说了一句好帅。


岳明辉坐下来,靠着椅背笑了:“怎么,要来一个?”


李英超摇摇头:“不了。”


“不纹身也好的,好孩子。”


“不是的,只是除了你我还没想到有什么能热爱一辈子的。”


 


尽管知道小孩今天来就是要跟他摊牌的,但是岳明辉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惊到了,关键对方却淡定自如地一边说这种肉麻话一边吃得满嘴奶油。


岳明辉忍不住薅了一把头发:“嗨,你这说的。”


李英超不服了:“我说认真的啊。”


 


“我知道啊。”岳明辉开了瓶偏甜的红酒,眯起眼睛,“我大你这么多,你那些弯弯绕绕的我还不懂吗。”


李英超紧张得差点咬到舌头:“所以你呢?”


“你要是大点就好了。”


“我成年了!”李英超听出了他话里的余地。


 


岳明辉给自己倒了一杯,叹了口气:“这不是成年不成年的问题,我大你这么多,比你经历的多很多,你懂什么意思吗?”


“我知道的。”小孩儿闷闷地答道。


“你知道个啥呀,”岳明辉猛地喝了两口酒,“你啥也不知道。”


 


“我是不知道,那你和我说呗。”


“嘿,死孩子还跟我杠上了是吧。”


小孩儿不开心了:“我认真的!”


“好好好。”岳明辉想摸摸他的头,抬起的手还是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李英超将这些看在眼里,他挺难受的,自己就像在大人面前无理取闹的小孩一样。


气氛有些尴尬,岳明辉试图说点什么,想开开玩笑,李英超却面无表情地往嘴里塞东西,他一口刨了很多饭,鼓着个腮帮子像只花栗鼠,岳明辉刚想开口劝他慢点吃,小朋友却因为吃太急把自己给呛到了。


本来应该紧张的氛围被李英超的打嗝声破冰,岳明辉还是没忍住笑起来,想给他倒杯雪碧,结果李英超抓起就近红酒瓶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呜哇一声又捂住嘴小脸皱了起来。


岳明辉急了,一把抢过酒瓶:“干什么!发什么疯呢!”


 


“好难喝。”李英超嫌弃地看着那瓶红酒。


岳明辉没搭理他,默默把酒放到他够不着的地方才问他:“晕吗?”李英超摇摇头拿起筷子去夹菜,但是连续夹丸子失败并抖在桌子上暴露了他。


“得了吧你,走吧,我送你回去。”岳明辉抽了张纸,递给他让他擦擦嘴走人。


 


李英超觉得自己没醉,但是他拗不过岳明辉,准确说是现在的岳明辉让他干啥他都乐意,他站起身子,任由他给自己穿上羽绒服。他愣愣地跟在岳明辉的身后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他一脑门撞上岳明辉的后背停下来还懵懵地问:“怎么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岳明辉的声音像是飘进他耳朵里的一样,“没事,我去和我朋友打个招呼咱就走啊。”


“别!”李英超下意识地拉住那人。


 


“哟,还挺黏你的,得了得了你们赶紧走吧,下次来记得给我带瓶好酒啊。”


“行行行,走了啊。”


 


走出门口,李英超被冷风刮得清醒了不少:“你们关系很好呀?”


岳明辉被他那嘟嘟囔囔的样子乐到了:“之前不说了吗,发小啊,从小一起长大的。”


李英超撇撇嘴:“那他又没我好看。”


本来被风吹得要把自己缩成一张纸片的岳明辉笑得车钥匙都掏不出来了,“是是是,你世界前五好看。”


“那你第几啊?”李英超被塞进车里,在岳明辉要关门的时候来了一句:“管你第几,我心里你就是第一。”


 


---


 


“等等,我头发还没吹干呢。”


“……我等不及了。”


 


---


 


岳明辉没接他的话,径自转到另一边去开车了。李英超也没在意,准确说现在的他说了什么都没往心里去,完全是凭借本能在行事了。


“哥你上次给我讲的题这次我又考的了。”


“做对了吗。”


“做对了。”


“那就好。”


 


“你是不是觉得和我聊天很无聊?”


岳明辉看了他一眼:“为什么这么说?”


“就,”李英超把羽绒服一脱,两只手在校服和校裤兜里翻腾,“诶?没了?”


“找什么?糖?你看你侧面,我上次丢了包糖在那儿。”


李英超拿起那袋软糖,他没像往常那样一下撕开,“你怎么在车上还放了糖?”


嘿,小崽子还挺精,看来没完全喝醉呀,岳明辉想着。“你上次不是说喜欢这个吗,我那天去便利店看到就顺手拿了一包想尝尝,这下刚好了,你吃。”


 


“那你尝尝。”李英超撕开袋子,捏住一颗软糖递到岳明辉嘴边。


太暧昧了,岳明辉看不清楚李英超的表情,但也只是犹豫了三秒就着他的手吃了下去。他并不喜欢这种软绵绵甜嗖嗖的东西,牙齿上那种柔软的挤压感总让他联想到一些色·情的事情。


 


“好吃吗?”


“还行。”


“好敷衍。”


“那就挺好的。”


“更敷衍了。”


“诶哟。”


 


好吧,看在你喝了酒还只是话唠了一些没闹事儿的份上,原谅你了,岳明辉咽下那团甜味。


 


---


 


“你头发把我的衣服都弄湿了。”李英超脱着T恤说道。


岳明辉坐在书桌上,左腿踩在李英超的大腿上,隔着布料也隔不住年轻人升高的体温,他笑了:“那是因为你不给我吹干呀。”


李英超右手一把覆上他的腿,从脚踝一路向上,他摸着那人的不算大的骨架,手在他的膝盖上打转,岳明辉向后仰着,双手撑在书桌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哥哥我有个想法。”李英超捏了捏岳明辉的大腿内侧。


“我为什么有种不好的预感呢。”看这小崽子笑得这么不怀好意,岳明辉表示不太想知道他的想法。


李英超揽着他的腰,在他耳边吐息着,说完还笑得抖起来。


岳明辉用力地推了他一把却没推动,他的小男朋友已经不再是那个容易害羞还弱鸡的纯情小男孩儿了,对方不仅把自己卡在书桌上,甚至已经兴致勃勃地把笔记本电脑打开了,岳明辉无奈道:“你哪里学来的这些破玩意儿?”


“这不是叫情趣吗?”李英超揶揄地看着他。


 


---


 


岳明辉最后还是没能把李英超送回学校,小孩儿抓着安全带说我就不还说如果放他到学校门口他也会跑。


“爱跑不跑,真是,欠你的?”


“我过生日你就不能哄哄我啊?”李英超撇着个嘴,一脸委屈地捏软糖。


 


岳明辉头疼,看了看时间,9点了,估计卡着点是肯定在门禁前能将这破孩子送回去的,“行吧行吧,那我送你去学校附近找个宾馆,你明早记得去上课。”


“明天是周六,这周学校要当考点,我们放假。”


“……呃,”故意的吧,这小孩儿肯定是故意的,岳明辉叹了口气,“送你回家?”


“我想去你家。”


 


岳明辉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不行。”


“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我家里没收拾。”


李英超一面腹诽他肯定是瞎说的,一面捏着拳头说道:“那我给你收拾屋子,你收留我一个周末。”


“拉倒吧你,我收拾你还差不多。”岳明辉瞟了他一眼说道。


李英超来了劲往岳明辉的方向靠了靠:“那你收拾我吧。”


“拉倒吧你!”


 


结果岳明辉还是把李英超带回了家。他看着小崽子一脱掉羽绒服就欢腾地扑倒在他的沙发上,他忽然为自己的一时心软后了悔。“我给你讲,你去洗澡,然后我去收拾下客房,你,明天周末就回家去。”


 


“我不想回家。”李英超面朝沙发躺尸状小声说道。


“怎么了?”岳明辉去给翻了一盒酸奶,他蹲下来把冰凉的盒子贴着李英超的侧脸,“和家里吵架了?”


“恩。”李英超抓住岳明辉的手,贪恋般地蹭了蹭酸奶盒子,蹭得脸上一片水珠。


岳明辉拿手擦掉小孩儿脸上的水:“和我说说?”


 


“我爸不想我写书了,说耽误学习,没用。”


“好好和叔叔沟通一下,高三了他们也是担心你,你自己学习抓紧一点。”


“……他还看到了我写的小黄文,要打我。”


“啥?”岳明辉反应过来之后笑得坐在地板上,“你写啥小黄文了,给我观摩观摩,厉害了你。”


“不准笑,我爸气死了。”


岳明辉调整了下表情:“好,我一点也不想笑。”


 


“不过你到底写的什么小黄文啊?”他还是没按捺住好奇心。


“……你不会想看的。”


“没事,我接受度很高的。”


“这可是你说的哦。”李英超撕开酸奶盖子,翻出了手机。


 


---


 


“来吧哥,我念你写。”李英超把岳明辉翻了个身,让他趴在键盘前,“你说这算不算纪实文学啊?”


岳明辉松垮垮的浴巾被他扯下来:“去你的纪实文学,李英超你厉害了啊?”他用力后蹬,奈何他的小男友看着身板小,这几年被他带着健身还好吃好喝地养着却也没见壮多少,力气倒是长进不少,他都快扳不过他了。


“岳岳哥哥,”李英超讨好地吻着他的后颈和肩头,留下一片湿濡的印子:“来嘛,我想这样很久了。”


“滚边去,”岳明辉侧过身看着他已经从书架底下的柜子里把润滑剂和避孕套翻了出来,有些欲哭无泪地感受着小崽子那根已经在他屁股上磨蹭了,“我这哪还有力气给你打字啊?”


李英超亲昵地抚摸着他的身体,“试试嘛。”他径自打开一个空白的文档,“就当为我的文学创作身体力行作一下贡献吧。”


岳明辉见他毫无妥协之意,软下来:“写什么呀,你自己写嘛……”


 


“我念什么,你就打什么字好了。”李英超说着就将自己的肉根塞进了岳明辉的屁股,引得那人猛地抓住了桌沿。“开头嘛,就写:今天李英超突然跟我说想要我一边和他做爱一边码字,我心里雀跃不已。”


岳明辉不满:“为什么是第一人称?!还有……嘶,我哪有呀!”


“这不是教你写嘛,哥哥这么聪明教一次肯定就会了。”


“谁要会这个呀!”


 


---


 


李英超丢下他打开文档的手机就钻进浴室了,岳明辉独自一个人拿着手机头顶冒热气。“这都写的什么啊……”他自言自语地咬着手。


我要是你爸我肯定也要打你。


 


李英超居然写的是男人和男人的小黄文,虽然岳明辉是男同,而且是启蒙很早经验丰富的男同,但是他很少和别人聊骚,以前位数不多的几个男朋友都是实干型,所以他很少看同志的小黄文。


这是个未成年写的东西吗?他翻着那些文档,头有些大,有好几篇虽然名字改了改,但是他还是看出了李英超写的是自己。


他看了看时间,这小崽子居然这么早就开始打他屁股的主意了。


岳明辉决定他出来的时候收拾一下他。


 


“哥哥,我没换的衣服!”就在岳明辉思考着如何收拾着小崽子的时候,小崽子倒是现在浴室里喊起来。


岳明辉气呼呼地去翻了翻衣柜,挑了两件衣服,打开浴室门,“喊什么呢。”


 


李英超从肩上裹着长浴巾光着个白腿,他看了看白T和篮球裤:“内裤呢?”


岳明辉咬了咬下唇:“还内裤呢,光着吧你!”说完就要摔门而出,却被李英超向后拉了一个踉跄,“嘿!干嘛!”


“哥哥你不拿内裤给我,你好危险呀。”李英超原本就因为很醉的粉红脸蛋儿,洗个澡之后更红了。


“危险?”岳明辉那时的力气尚比李英超大多了,他拍掉李英超摸上自己胸口的手,挑着眉看他:“就你还想危险到我?”


 


而李英超只是将身子向他倒去,把岳明辉禁锢在他和墙之间,他身上的水和浴室的墙把岳明辉的衬衣也弄了个湿透。就在岳明辉要发作的时候,李英超却将头靠在了岳明辉的肩头小声地哭了起来。


岳明辉慌了神:“诶诶,咋回事儿,你别哭,我这还没把你怎么呢!”


 


“我该怎么办啊哥哥,我好喜欢你。”


岳明辉分不出是他的眼泪还是湿漉漉的头发留下的书把他的肩头弄湿的,他安抚地拍拍小孩儿的背:“恩,我知道的。”


“你什么都不懂。”


“好好,我不懂。”


 


李英超猛地抬起头,他看着岳明辉的眼睛,那是岳明辉从未见过的执着:“岳明辉,把我当成一个成年男人吧,我爱你。”


 


老油条如岳明辉也一下子愣了神,随后又平静下来:“好。”


“真的?!”李英超一下子抬起头顶到了岳明辉的下巴,他嗷了一声揉揉头之后急了:“哥你没事吧?”


岳明辉被撞得一阵头晕眼泪都疼出来了,甩甩头:“没事。”


李英超心疼地抱住他的脖子,轻轻地用嘴唇碰了碰,他心里很清楚自己不过是借着酒劲撒野,他就是仗着岳明辉的那份温柔,反复地试探着他的底线。


 


岳明辉没有推开他,只是慢吞吞地说道:“你干嘛?”


“亲你。”


“我凭什么给你亲啊?”


 


---


 


“就凭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


“我什么时候说我喜欢你了?”


“你刚刚就说你喜欢我了。”


 


 


“还学会给我玩文字游戏了嗯?”


“可是你就是喜欢我的,我知道。”


 


---


 


岳明辉被折腾得腿软,他拒绝了李英超跃跃欲试的公主抱,被半扶着爬上床,过度的激烈运动之后的岳明辉声音都轻了半截:“你再这么折腾我,我们就得约法三章了啊。”


李英超笑嘻嘻地抱着他的肩头,用他年轻又柔软的脸去感受他的心跳:“别呀。”


 


---


 


没什么好矜不矜持,矜持就是不够喜欢。


看到喜欢的人恨不得一下扑上去,要和你做各种事,说再多的话也不会累。


要明确的告诉你,好喜欢你。


你如果不讨厌的话,想带你去吃好多东西,想抱着你,想和你一起睡觉,想给你添许多麻烦,想让你离不开我。


 




——END——


 


 作者话唠时间:


这是目前写的最长短篇了,7k5+。


 

评论

热度(206)